《龙时代之绝世龙骑》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龙时代之绝世龙骑- 第6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贝叨αΠ镏靼凑站鲇巫摺W詈罅脚吭谛猎频幕忱铩

“哎!算了。”单纯以辛云的能力上完全可以让两女每人再多来两次。“唉!为了两女提升功力,就因为双修书上一句【房中之事,多能杀人,亦能生人,能用之者,可以养生,不能用者,则以殒命。】亏了啊!看来我只好暂时放弃自己的幸福生活了。”辛云那无耻的样子还特意摆出一副大义凛然的表情,幸亏两女都睡着了没看见这么经典的表情。可惜啊!

今天晚上可谓是收获颇丰,先不从辛云身上来说。两女中最先受益的是依萝香,不得不说一定程度上辛云还是有点偏心的。当然,最终的赢家还是辛云,像依萝香跟燕轻盈这种女神级别的女人,有一个都是八辈子修来的福分(哦,不对是辛云上辈子修来的福分)。

辛云来说这都不是关键,两女都是辛云的人了还出来别人抢吗?当然,我只是打个比方,就算要抢也得先过辛云这关。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说,担心吗?哦不,绝对没有。以依萝香燕轻盈的骄傲程度,那是可以与天同齐的高傲,要不是这么多充满神奇色彩的经历和一直以来生命的奉献,就算辛云也没资格。世上无论什么时候都会有为了美色而无法抗拒的一堆人,上一世开始,把主意打在两女身上的人身高加起来都能摞到不周之巅那么高。洪荒世界中人口众多,其中也不乏优秀之人。唉!身体上的伤害可以用药物加快恢复,唯独心灵上的伤口最难愈合,而弥补心灵伤口的最好药物就是时间了当然还有爱。

上一世中燕轻盈根本就是一个仆人。杀手。唯一可以自尊的就是上一世从来没有被人征服过了,试想一下当你在【wWw。Zei8。Com电子书】这种情况下会变成什么样呢?

依萝香虽然是后天所致,无法弥补,可燕轻盈只要在上一世遇到主人跟辛云一样对她,可……这怎么可能呢?这种可能性为0%滴事情,没有一个人会傻到花500多金币,去买一个被洗脑了的孩纸来当自己女儿养。

残忍,呵呵!为什么?或许只有因果可以解释。爱情不是你可以阻挡的,因为当你爱到无法呼吸,自己的心脏会为你而加速跳动的时候,你会发现一切都是徒劳的。要知道燕轻盈。依萝香跟辛云在一起,在这一世绝对不是一个偶然。

第五章 拜堂

第五章拜堂

竖日,晨。“老婆们起床了!”一边说着还轻轻捏了捏两人那嫩滑的脸蛋。

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看着床上两个如花似玉的小娇妻。毕竟大家都有早睡早起的好习惯。

燕轻盈“嗯!”的扭捏了一声像是在向辛云撒娇一般,脸上的阵阵红晕还没消退。而依萝香也坐起身来掀开被子,迷糊的揉了揉眼睛,看着依萝香穿着宽大的睡衣,那可爱的样子,简直让辛云心痒难挠,可爱……太可爱了。

与此同时依萝香转头向辛云甜甜一笑,辛云好似想起了第一次给依萝香过生日的时候。此时辛云内心中无比真诚的感谢感谢老天,生活真美好何曾几时我还是个**丝。

清了清嗓子,辛云拉着两女的小手说:“老婆们,虽然不能办婚礼不过按照习俗我们先拜堂吧,反正洞房都入了,婚礼对我们来说只是宣告天下的一个仪式,反正也不差这两步好不好?”

“嗯,人家都是你的人了,还能不同意吗?”依萝香跟燕轻盈在这方面都相当羞涩,反正辛云又不会不要“我们”于是,本着辛云为上的原则半推半就得就同意了。虽然有些不和规矩,但毕竟辛云这一世完全是自力更生,不会像破空家族会有一堆老古板反对。

于是兰妈妈就客串过来当主持人了,兰妈妈毕竟是自己家里唯一的长辈,消息一传出去,不一会开天宗的所用高层也都来了。

没有什么特意的准备,最多让两女还特意打扮一番,那绝美的容颜打扮的国色天香,再穿上辛云定制的礼服,连辛云都看得心肝只颤。

没有什么繁杂的礼仪一切从简,两女辛云的搀扶下走上台去在总人的注视下,拜堂。敬茶。敬酒……

下面是最重要的环节了由辛云来求婚。

拿出两枚通体碧绿的冰魄寒玉戒,整个礼堂的温度便开始下降,一直下降了10度左右才停下来。辛云注视的两女,牵起两女的小手道:

香香盈盈,当我牵你衣袖,与你执手,我的生命便尽赋与你,相依相伴,或生,或死。

你们若心里有苦,无人能诉,我愿意听。

别人不懂心疼,我心疼就够。

我爱你们,爱上你们不需要理由,但如果真的需要,一万个理由也不够!

再没有人像你们这般让我酒为你醉,马为你追,剑为你挥,心为你坠,人谓痴狂,虽死无悔!

我对月起誓,永不相负。

任凭世事百转千折,不改初衷。

普天之下,万物如尘,唯汝是吾心头之珠。

渗吾之骨,融吾之血,割舍不得!纵若天下倾歌,亦不及你我携手。

如果我死了,就忘了我这个混蛋,如果我能回来,定给你个地老天荒。

从今之后;汝喜为吾喜;汝悲为吾悲;尽吾之所能;求汝展眉欢世间俗物皆不留,你我生死到白头独爱世间三物。

昼之日,夜之月,汝之永恒。给你倾城的温柔,恋我半世的流离。

为你轻洒千年血泪,为你袖手天下,远走高飞。

苍天在上,黄土为证,我辛云今生今世只娶依萝香,燕轻盈为妻。

今生我愿用我一生凄凉,换你们一生欢颜。

说完辛云心里也很紧张毕竟是靠自己上一世的记忆抄袭的,偷偷喵喵了两女跟下方众人的表情下。台下众人俱惊,呆呆的看着辛云吃惊地眼神中仿佛表达着,你文采什么时候变这么好了?

整个仪式进入了奇怪的气氛。只有台上感动的两女忍不住的抽泣声跟台下一堆惊人的眼神。哦!不,台下还有几人没惊,那就是辛云上一世的妻子蓝涩,还有。有那文化水平近乎为零的波谷五鼠们。

其实吧,辛云上一世就抄袭用这堪称经典的誓言把蓝涩打动最后给娶了。但是,这一世蓝涩却也听过。

嗯!就在昨晚,昨晚辛云趁两女熟睡的时候蓝涩算是有意听到的。话说辛云可忙了两个晚上,从昨天晚上开始:辛云先量了一下两女左手无名指的大小,之后烧了桶热水,用太极图去万里之外的清晨(根据洪荒世界类比地球的原理因太阳的直射……。此处省略345字)取沾满露水的玫瑰花瓣,叫蓝涩去把当年收集到了亿载冰魄寒玉拿来,通知开田总高层要拜堂消息,用诛仙剑发动诛仙剑把冰魄寒玉阵削成了三块大小模样差不多的三块冰魄寒玉戒指,再亲自用混沌鼎返照先天一下,接着去找大师雕刻还定制了三套礼服,最后靠着前两世的记忆把誓言写下来,用发自肺腑的感情来朗诵并背下来。

两个晚上辛云的准备没有白费,给两女戴上戒指,又对感动的稀里哗啦的两女说了句:“我爱你。”

“呜!

老公。”两女哭喊着投入辛云的怀抱,台下雷鸣般的掌声经久不息。

台下感动最深无疑是那几位女同志,罗夫的老婆夏幼旋,初蕊跟雌雄双杀中的柳青,感动了一会目光异样的看着自己的男人,特别是初蕊看着破空一副:要是我们结婚时候,你不给我说一遍我就跟你分手的表情。让破空霎时无语:心中大喊我没背下来,宗主教我吧的样子盯着辛云看去。辛云才不管他们那些破事,凑到两女的嘴边一吻,咬着两女红透的耳垂轻声道;“别哭了,现在是高兴的时候哭什么?记得我说过吗?苦难已经过去,接下来迎接的将是无比美好的未来。”

“嘻嘻!给你们两个小时的时间,去把你们那些副宗主的文件,12弟子什么乱七八糟的甩干净,跟他们说自己请三个月假,咋们出游。不过要是谁中午吃饭之前没回来…哼哼!晚上回去家法处置。”

原本就哭的娇柔可怜的两女被辛云这么一说破涕为笑,一副梨花带雨的娇容,看得四下男同胞们咽口水的声响此起彼伏。

“快点去吧,刚当了我老婆,可别让我等急了。不然要是我思念过度发疯了全世界可没几个人拦得住。”

“嗯!不过这不太好吧,下面人都看着呢。”

“没事,我顺便跟他们说点事,你们想听也可以,不过可是要付出一点代价。”辛云又把刚分开的嘴角凑到两女嘴边。

看着两女又涨红的娇艳脸庞,

没亲。当了回情圣的辛云做了个狡猾般的邪笑:“记得回来吃饭。”

唔!被自己老公调戏了。羞红双脸的依萝香拉着燕轻盈直接闪走从台上消失。台下一堆人看着台上孤单的辛云开始窃窃私语起来。

望着台下窃窃私语的众人,辛云咳嗽了一声:“同志们都静一下,在座的各位都是我当年一点点从天南海北聚集而来的,你们也都是我最信任的手下,你们在开天宗都各有各的要职。自从七彩幻境开启以后出现了现在的九大高手也让各大宗派蠢蠢欲动,而我现在除了你们这些高层可以信任意外其他人都龙蛇混杂,开天宗的发展吸引了太多仇恨接下来我给你们3个月的时间给开天宗来一次大扫除,一旦落实有其异心。”辛云做了一个斩首的手势。

“噢!对了还有我老婆呢,大家也都看见了,你们咽口水的声音非常‘响亮’如果要是在开天宗内还有人敢骚扰她们之类的话,明宣**的直接把他给我废了没有商量,听见没有?当年的事我不想发生第二次。”

次元空间内依萝香的脸庞上潸然泪下,除了爱还能有什么?我们已经是王阶高手了可辛云还是不放心。燕轻盈拍了拍依萝香的肩膀给了她一个坚定的眼神。其实燕轻盈心里也蛮感动的,因为她知道辛云的话里也有她。

辛云把整个开天宗给重新规划了一边,主要目的是来了一次大清扫,清扫别帮派的卧底。虽然开天宗条件还是相当优越。哦!对了,因为五金收集的原因盘古斧已经修复到了第十层,法宝的分身已经有了数量限制,这个数量便是8套,加上正品也一共有9套。9是数之极数跟燕轻盈的真实幻象有些类似。也确实在理解范围之内毕竟如此强大的法宝太多也会对洪荒世界有所影响。

目前开天宗的法宝分配为辛。依。燕。明。破。双杀。五鼠。罗各一套最后一套法宝暂时有辛云保管,其他人的法宝都直接成了一堆废铁。银行方面没有了混沌鼎的帮助,辛云又从上一世找到了灵感“武装押运”用自己发明的空间手镯装东西再运到总部,置于丹药的供应辛云那伴生法宝红葫芦已经升到了3品,因为伴生法宝的好处在辛云龙王阶能力的提升下才成功达到来3品。在大量药草的供应下,一壶丹药便是900×900(结果自己算)加上自己印钱辛云也多了一个洪荒世界最富有的称号。

大会开完,辛云利马开太极图闪走,不惜耗费能量的长距离空间折叠到了这个遥远又充满回忆的地方。那口井!

忆苦思甜,两世的记忆因为第一世的软弱让最爱的人痛苦了一世我不配甚至没有资格去爱她。第二世就算舍弃生命也在所不辞,还有盈盈许多时候爱就是这么简单辛云自己常常会怀疑这还是一个梦。

跳到井下,当年的土床早已塔下乍一眼看上去就只有一个大大的凸起旁边半面背阴处是一面绿幽幽的苔藓。辛云弯下腰捏起一片含到嘴里“苦。甜。”辛云心里也感到一丝酸楚,如果自己第二世没有软弱如果第三世没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