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鹿鼎记 韦小宝后传》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续鹿鼎记 韦小宝后传- 第18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却显得几分刁蛮。十成中韦小宝已是信了八成。

可韦小宝还是不解,道:“我可还是不信,世上美貌姑娘不少,可哪里去找两个同样沉得鱼落得雁、闭得月羞得花,一模一样的美人胎子?除非你们是双胞胎。”

雯儿道:“韦相公聪慧得紧,我们姊妹,确是一对双胞胎。”

韦小宝“啊”的一声,伸长了舌头缩不进去。

雯儿忙问道:“韦相公,我的话有甚么不妥么?”

韦小宝道:“不是。我韦小宝稀里糊涂地混迹江湖,见识的也不算少了,帮派与朝廷斗,帮派与帮派斗,一个帮派自己伙里斗,甚至师徒不和、父子相争、母女成仇、兄弟反目……甚至乱七八糟的事儿我没见过?这嫡亲的双胞胎姊妹往死里打,我倒是第一回见到。”

雯儿顿时神色黯然,道:“家门不幸。出了我们姊妹……唉,也说不得许多了。韦相公,外面杀了人,这客栈怕是住不得了罢?”

韦小宝一下子跳了起来,道:“不是姑娘提醒,我倒是忘了。怕倒是不怕,不过这里几具尸体,血糊糊地躺着,姑娘在这儿也是不雅,咱们走罢。雯儿姑娘。你能走么?”

雯儿欲言又止,半晌,红着脸道:“我中了九毒针,虽说不碍,却走不得路的。”

韦小宝大喜道:“姑娘莫怕,我背着姑娘离开就是了。”

雯儿低了头不吭声了,韦小宝道:“得罪姑娘了。”背起了她,一溜烟出了房门,口中兀自喊道:“乖乖不得了,强盗杀人放火啦。救命啊……”

其时天已微明,客栈掌枢的闻听得喊声,披衣起床,开门探出头来,却见韦小宝将一个东西迎面打来,他惶急之中接过,却是一锭足有五十两的银子。

那是一个大雪纷飞的黄昏,一个身背八只布袋的中年乞丐在荒芜人烟的山道上行走。虽是滴水成冰,那乞丐却敞着怀,雪花纷纷扑人他的怀里,化成阵阵热气。

他不时地摸过腰间的酒葫芦饮上两口,越发觉得身子热烘烘的,那步随也就迈得越大。

忽然,他的脚下踢着了甚么,低头一看,原来是一个襁褓,被雪埋住了。襁褓里,并排躺着一双婴儿。婴儿尚有气息,却已被冻得浑身青紫了…这乞丐是丐帮八袋弟子成龙。他本来无父无母,无兄无弟,也无家室,无牵无挂,浪迹江湖,粗扩豪爽,武功高强,天马行空,快意恩仇,在丐帮中位分既高,又深得帮中兄弟信赖。

成龙将一双拣来的女儿分出了大小,大的叫睛儿,小的叫雯儿。自打有了晴儿与雯儿,成龙这个极豪汉于也变得婆婆妈妈。一会儿渴了,一会儿饿了,一会儿冷了,一会儿热了,倒是将晴儿、雯儿养得花朵儿一般,人见人爱。

稍长,成龙便教她们习练武功,她们极聪明,无论是丐帮的内功心法,还是武功套路,过眼不忘,一学就会。以至十六年后,已是丐帮帮主的成龙,决定日后将帮主之位交给女儿的时候,丐帮上下,竟无一疑议。

然而晴儿有晴儿的长处,雯儿有雯儿的长处。这帮主之位,到底是交给晴儿,还是交给雯儿。却是成龙自己—直拿不定主意。

这样又拖了一年,直到去年,有一天,雯儿练武归来.高高兴兴去见爹爹,却发觉爹爹口鼻流血,倒在地上,已然死去多时,雯儿惊愕之余,扑倒在爹爹的身上,大放悲声:“爹爹,爹爹,你怎么了?你怎么了?…”

她还年少,又是第一切遇到这等事情,脑海中顿时一片空白。悲痛欲绝之间,忽觉一阵淡淡的麝香,自成龙的血液中飘出。

雯儿心中一懔,立时忆起义父在传授丐帮的独门内功心法“无毒大功法”时的谆谆告诫:“这门功夫至为歹毒,也最是凶险不过。练了无毒大功法,百毒不沾,内力大增。不过,若是与人过招,敌人中了无毒掌,则血脉倒流,冲出七窍,血中麝香味扑鼻,立死无疑,并且天下无药可解。是以习练这门内功,与人过招,千万不可滥用。小心!

小心!小心!小心!”

义父接连说了四个“小心”,显得极为谨慎。

正是因为“无毒大功法”极为霸道,是以这门内功心法历来只传帮主一人。并且修习相当的繁杂,成龙接任帮主数年,“无毒大功法”才刚刚练成。虽然成龙有意将帮主之位传给女儿,然而凭自己姊妹的内功根基,再有数年,也绝难修习成功的。

那么,是谁以“无毒大功法”杀害了义父?难道江湖上还有人能使用“无毒大功法”?或者,丐帮中有偷习“无毒大功法”并且获得成功的人?

雯儿小小的心灵,一时无法得出答案,只是拉住义父的手,痛哭失声。

忽然,她发觉义父的手掌下,压着一个血写的字迹:“日”。她百思不得其解,正欲呼救,忽听外面人声鼎沸,有人高声吆喝:“不要走了凶手!”她心中暗道:“难道帮中兄弟已然发觉杀害义父的凶手了么?”

雯儿抱着义父的尸身,吃力地站立了起来,还没有走出门去,已然被丐帮八袋弟子包围了。雯儿咬牙切齿,道:“凶手在哪里?他为甚么要杀害义父?”

丐帮弟子并不作答,却对雯儿怒目以视,雯儿愕然道:“你们这是做甚么?为甚么这样看着我?”

忽然有人在人群中吼了起来:“哼,猫哭老鼠假慈悲!

你杀了帮主,却又问谁?”

雯儿大吃一惊,道:“我杀害了义父?义父于我姊妹恩重如山,我怎么能杀害他老人家?

忽然,在雯儿的身质传来一个徽弱的声音:“师父……师父就是……就是她杀的……”

随着声音,摇摇晃晃地站起一个血糊糊的身影,指着雯儿,道:“她……杀了师父,又……

又企图杀人灭口……”

众人定睛一看,此人原来是成龙的关门弟子关义虎。

雯儿急道:”你血口喷人!义父武功高强,凭我这点儿微末技艺,能害得了他老人家么?”一个老丐闻言冷笑道:“听姑娘的意思,若是武功高强,便要欺师灭祖了么?”

雯儿话一出口,便知道不妙,被人抓住了小辫儿了。

此时急得哭出声来,道:“我没有杀害义父!我没有杀害义父!……”

老丐也不与她争辩,走进屋内,将关义虎搀扶了出来,以免再遭毒手。众人护定了他,老丐问道:“义虎,丐帮八袋弟子全数在此。事情真相如何,你尽管说来,哼哼,那人杀害帮主,想必也不是使用甚么高明的武功,否则,只怕真如雯儿姑娘所说,那人的微末道行,除了做些偷鸡摸胸的勾当,要杀害帮主,怕是万难。”说着.还瞥了雯儿一眼。

关义虎明明也是受了极重的内伤,吃力地说道:“雯儿姑娘……不,那杀人凶手对师父撒娇撒痴,要给师父看一样东西……师父没有防备.她手刚刚伸到师父眼前,我的鼻子便闻到一股麝香昧,只听得师父‘啊’了一声,雯儿姑娘…不,那凶手的右掌,已然击到了师父的胸口…师父大叫一声,一脚踢出,正中凶手的小腹……我定力太浅,这时就昏了过去……”

老丐对身旁的几个八袋弟子道:“三哥,二弟,四弟,去年帮主出手除掉采花淫贼花六那日,我们哥儿几个都在场罢?”

几个八袋弟子郑重地点点头,老丐又道:“事后,帮主与我们几个老兄弟说了些甚么?”

一个老丐道:“帮主事后又将无毒大功法的两招演了给我们看,说第一招‘美人贴面’,攻敌不备,实际上毒已发动,敌人已显中毒症状,再强的武功,也失去了还手之力。”

一个中年乞丐接着道:“师父说,第二招‘空穴来风’,便是以内力将无毒功法催人敌人督脉之中,使敌人血脉倒流,冲出亡窍,不治身亡。”.又一个年轻乞丐道:“师父还说:‘无毒大功法厉害之极,也阴毒之极,天下无人可解,是以对手除了确确实实属于十恶不赦之徒,不能施此毒手。’我们兄弟几个亲眼所见,才明白为甚么无毒大功法只是历代帮主单传,不传与其他弟子的道理了。”

老丐冷笑连声,道:“‘对手除了确确实实属于十恶不赦之徒,不能施此毒手’!帮主啊帮主,你老人家一生正直,做尽了好事,怎地死于无毒大功法之下?雯儿姑娘,你还有甚么说的么?”

雯儿道:“我,我,”忽然想起关义虎所说,义父在中了毒掌之时,曾在凶手的腹部踢了一脚,便如有人救命一般,道:“你们不信,就看我身上……”

忽然,她的话音噎住了:就在自已的腹部,清清楚楚地印着一个大脚印!老丐显然早就发觉了,道:“雯儿姑娘,恭喜你练成了无毒大功法。”

这脚印是甚么时候印上的?又是怎么印上的?雯儿竟毫无所知。“铁证如山”,她真正跳进黄河洗不清了。就在这万般无奈之际,忽然她看到姐姐晴儿就在人群的后面站着,便叫道:“姐姐,我冤枉!你知道的,我不会杀害义父......”

晴儿原本低了头,闻声抢起头来,道:“若不是义父收留抚养,我们孳妹早就冻死在雪地里了。雯儿,我们虽说是嫡亲姊妹,然而江湖人物总以义气为先。对于恩将仇报的小人,姐姐情愿大义灭亲。”

群丐之中便有人大声喝起好来:“好儿女理当恩怨分明。”“一母同胞,怎地一个如此仗义,一个这般卑劣?真正是一娘生九种了。”

雯儿身子一晃,喃喃道:“连你也不相信妹子了?好,你们硬是指派我是凶手,我便自行了断也就是了。”微曲手臂,指尖对准了太阳穴。

群丐站立不动。原来,丐帮有个规矩,帮内弟子,不管是犯了甚么十恶不赦的大罪,只要愿意自行了断,任何人不得围拦。并且在他(她)自杀身亡之后,不逐出门墙,不降位份,家人子女,厚加优抚,不得歧视。群丐见一个小小女子竟然举臂自戕,拿得起放得下,倒也生了几分敬佩之情。

倏地,雯儿一个倒退,到了墙脚边上,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将挂在墙上的神龙鞭抢在手中,一套神龙鞭法,便泼风似地使了出来,一边口中喊道:“要命的,赶快让开!”

神龙鞭是丐帮的镇帮之宝,不但因为有丐帮故老相传的传说,也不但因为有一套凌厉之极的神龙鞭法,更重要的,却是因为神龙鞭在毒药里浸泡过,不服解药,沾毒即死。

群丐立时纷纷躲避,雯儿仗着神龙鞭的神威,冲出重围……

在一家客栈里,内伤未愈的雯儿,断断续续地向韦小宝讲叙了上述故事。韦小宝听到达里,—拍大腿,道:“这就对了。雯儿姑娘,不要说你没有杀了你的义父,便是真的杀了,也不能稀里糊涂地丢了—条性命。我同你说,人活在世上,第一紧要的是保命。没命了,他奶奶的,甚么也没有了。”

雯儿神色黯然,缓缓摇头道:“我不怕死。我生下来便死过一次,还怕甚么?可我不能死。我死了,自已蒙上了不白之冤是小事,可是,到底是谁杀害了义父,我不为义父报这血海深仇,誓不为人!”

她说得异常决绝,苍白的脸上现出了红晕,显得更好看了。韦小宝心道:“这小花娘要是常常生气,可是美得紧啊。”

又一想起白己的师父、天地会总舵主陈近南被台湾的郑克爽杀死了,天地会的弟兄非说是自己杀的不可,甚至处处找自己报仇,你便是破了胸膛挖出心来给人看,人家也说是一文不值的驴肝肺,这份冤枉,当真是说不清道不白。

同病相怜,韦小宝动了侠义心肠,慷慨激昂逝:“皇天在上,厚土在下,我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