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长后院》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市长后院- 第10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刹浚顾敲庥谠鹑蔚淖肪亢头傻某痛ΑU獠攀鞘谐ぜ巴诺恼媸的康摹L热羰侵卮笤鹑问鹿剩糁居路傅闹皇枪ё铮骷吨捶ú棵诺挠泄馗刹浚家邮苎侠鞒痛ΑG也凰登镉泄鼐治母刹恳艽Ψ#绱舜蟮氖鹿剩隙ㄒ肪壳ず褪屑读斓嫉脑鹑巍I踔林鞴馨踩母笔〕ひ彩悄岩酝菩读斓荚鹑蔚摹H绻蛭2·14情人节大火事故将一些负责干部免职,或用如今时髦的弄法叫引咎辞职,令其离开领导宝座,实在叫人遗憾和难以接受。同时还会有人议论,他新任市长栗致炟连手下的干部都保不住,以后谁还为他实心实意干工作。唉,如今的官们,官官相护,保护下级,似乎也是一种潜规则了。从大道理上讲,一个城市,有这么多市民不正常死亡,作为领导,能说没有责任吗?可是,做一个领导,能事必躬亲地管到一个娱乐城吗?可是,那些为红玫瑰娱乐城办理营业执照、特殊行业许可证、消防设施合格证的执法干部,倘若其中把住一个关口,也不会有这二百余名冤魂啊。还有新城区的两个一把手,他们怎么能允许红玫瑰娱乐城边施工装修边营业呢?规范的做法,是不允许这么大规模的娱乐城仓促开业的。唉,也怨这个情人节。黎明发表见解之后,人们不再触及实质问题了,有人就把话语转向节日,指责都是洋节日惹的祸,也不知道从啥时间开始,人们莫名其妙地过起外国人的节日,什么愚人节、万圣节、母亲节、狂欢节、圣诞节、感恩节,还有这个情人节。可是,中国的那么多节日,却在被人淡化和淡忘。若不是盲目地赶工过情人节,也不会弄得边开业边施工,事故自然也不会发生了……
第21节:重大分歧(4)
这种场合,去说过洋节的是是非非,用句准确的话说,这就叫扯淡。可是,这阵儿不扯淡怎么办,即使与黎明意见完全相左的人物,这阵儿也不得不收敛一下情绪,闭住尊口。说实话,这阵儿也没有人敢与黎明争论。在座的人没一个糊涂,大家都知道真理是在少数人黎明的手里,你与他争论吗?真的争论起来,真理是愈争愈明的。歪理,似是而非的理,以权力强扭成的理,都害怕争论,这些玩意儿是愈争论愈容易现出原形,露出破绽,因为他们面对的是一位懂法、执法的法官。法律是他忠贞不渝、无限崇奉的“圣经”。在捍卫和奉行“圣经”的旨意行为中,如果有人试图利用权力去扭曲和玷污这部“圣经”的话,他是不会对任何人和权力让步的。
栗致炟没能驾驭住会议的走势,他也没有能力驾驭住会议的走势。因为他有一个黎明这样的对手,尽管事先他做过充分的准备工作,做过充分的沟通、交流、统一认识的思想工作,几乎所有的同仁都与他统一了思想认识,他只是没有专门与黎明沟通,他知道他与黎明一对一的促膝谈心也好,推心置腹交流也好,都是弄不出结果的。所谓的结果,就是他从政治角度,或叫从政治高度(他一向这样认为)上认为的应该那样必须那样实施的结果。所以,他没有与黎明达成默契,他是把希望寄于今天的这个碰头会上。这不是一般的碰头,是重量级的权力的碰撞与磨合,他原先想,有这么多权力的代言人从不同角度、不同侧面发出朝一个方向行进的“号令”,你黎明总不会置广大“民意”而不顾,自个儿一意孤行吧。你黎明也应该是个识时务的人吧,大家都要朝既定的方位走,不怕你不“入乡随俗”。可是,他失算了,今天的沟通、交流,结果只能是不了了之,结果只能是没有结果,结果只能是再等结果。碰头的人只能是在他的没有态度的结束语中散了。他说的最后几句话是“案子大、问题大、分歧大,为慎重从事,待日后再议”。
走回办公室时,时间很晚了,他没有及时回家,他有些生气,也有点委屈。他想不通,难道我栗致炟这样做是为自己吗?难道我堂堂一市之长,你黎明就不该配合配合我的工作吗?什么是真理,什么是法律,它们不都是为政治服务的吗?不都是为大局服务的吗?不都是为稳定服务的吗?你黎明难道不知道这个道理?他走进办公室的里间休息室,打开了电视机,新闻联播节目已经开始,他却一句话也没听清楚,心里还在愤愤不平地想,他霍志勇不就是一个下岗工,一个无业工人嘛,这人的素质也太差,如果换一个电焊工,肯定不会弄出这等事故。就算是责任事故,烧死那么多无辜的公民,枪毙他一百回也不亏啊!把他治成故意纵火,有什么不对,死他一个这样素质不高的人,汴阳市有啥损失!相反,死了他一个,救了一大批干部。要说,叫他去这样地死,也是对“废物”最大的利用啦……栗致炟的胡思乱想,已到了有点离谱的地步。直到他坐上汽车回家时,脑子里还在翻腾着,想的全是他所谓的政治,所谓的稳定,所谓的社会效果——牺牲最小,获得更多……他以为,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钟南省,为了汴阳市。司机把他送到家门口,他都不知是怎么迈上二楼的,谁知黎明正在开屋门,他也是刚上楼,只是早他一步。他没有像往日那样,客套地打个招呼,或是寒暄一句,黎明听见脚步声,连头都没回,开了屋门径直进去了。栗致炟下意识地环视一下楼道,这时,刘嫂已为他开了门。
第22节:情人幽会(1)
十情人幽会
栗致炟的手机突然来了信息。作为省城市长,很少有人见过他用手机通话,无论是接听电话或拨出电话,众多的人都不知道他的手机号码,也没见他拿出过手机。凡是打电话找他的,一般情况都是打到他的秘书王林那里,无论座机和手机,王林都能及时准确地收到打来的电话,即使出差在外,座机的号码也会被手机带上。一般情况,是没有人直接将电话打给他的。但是,市长办公室的“红机”,却是时时有人直接通话的,能打进这部电话的人都不是一般人物。市长办公桌上还有一部政府内部电话,能用这部电话找市长的都是政府里的要员。一般情况,多是秘书长或副市长同仁们使用这部电话找他,在政府大院,干部们是很讲工作程序和联系套路的,没人用电话去扯淡谈闲话或越级找市长的。所以,栗致炟虽然官位至高,电话的使用频率却并不高,不像有些局长,办公室的电话和手机能响个不停或有二重唱三重唱的现象。这也许与政府的机构设置有点关系,政府有专设的办公室,市长又有专门的市长办公室,又有市长专职秘书,专职秘书还有一部只对市长一人的专机。能在下边处理的事,决不往上推,能不打扰市长的事,就不去打扰,市长考虑的都是大事,那些家长里短、鸡毛蒜皮、偷鸡摸狗之类的零碎,懂规矩的人都懂,就甭去找市长,找也找不到,下边的人就给你摆平了,要么,就迎面将你那“破球”踢回或踢飞啦。
没见过市长用手机,市长并非没有手机,能直接与市长手机通话的人,一是有名有姓有地位的堂堂人物,这类人不多。二是无名无姓的没人知晓的人,这类人更少,少得没人知道他们姓啥名谁。正因为这样,市长的手机铃声是很少响起的。
当栗致炟翻出手机刚收到的短信时,心情顿然激动起来,这不是一般的短信,这是一腔燃烧的火,一首涌动激情的诗。短信写道:
万树河畔桃,新开一夜风。
满园白与红,映入碧波中。
拥抱好时节,携我去踏青。
改唐诗《春游曲》并为我所用。
落款的英文字母翻译成汉字是“你的一半”。
是陆雯发的短信。也只有陆雯,才会发这样的短信。她将唐代诗人王涯的《春游曲》改头换面,作为邀情人栗致炟一道踏青春游的邀请词,她有意注明原诗出处,是叫情人去翻读原作,以使其理解她的用意。栗致炟一看就明白,第一句诗点明的就是汴阳市北侧黄河岸畔的那个偌大的桃园。陆雯是栗致炟的情人,栗致炟也只有这一个情人。这种特殊关系早在十二年前就开始了,他们之间成为情人,似乎是偶然的,又似乎是必然的。十二年前,他刚坐上炼钢分厂厂长的位置,就做了陆雯画笔下的模特儿,女画家心中的阳刚男人、社会栋梁、民族的儿子。他第一次做模特儿,就那么顺从地依着陆雯的摆布,整整地侧坐了四个小时,直到一幅素描写生完成。那一天,为感谢模特儿的支持和配合,女画家特地做东,请男人在德府市一家小餐馆晚餐。那天回家的路上,栗致炟就想,“我为什么为这个女人赔上这么多时间?”他是吃过午饭就从钢厂出来的,好不容易挨到的星期日,有好些事要做,他都没去做,又有好些朋友相约,他都拒绝了,却只身来到这个年轻姑娘身边,又是一下子赔了这么多时光。时间对他非常重要,他有点心疼已白白度过的大半天时光。所以他在审问自己,为了她,我怎么舍得这么多时间?平常,他对时间是非常吝啬的。然而,他还不那么清楚,是他已经悄悄地爱上了她。一切都在不知不觉地进行着、发展着。对于一个事业有成的三十八岁的男人,他的物质生活虽算不得富贵,但可以达到丰衣足食了。他又有了厂长的职务,对于一个被众多同仁羡慕的他,他却总觉得缺少点什么,而且这种感觉越来越强烈。当他与陆雯邂逅以后,他所感觉到的缺少突然没有了,那是陆雯填补了他的缺少,他精神世界的空白。他与陆雯谈爱好、谈理想、谈艺术、谈人生,他们一道去喝咖啡、去吃宵夜、去郊外野餐、去大河游泳荡舟。他们的行动十分秘密,秘密得即便是栗致炟身边的人都不知晓。能做到这一步,是因为栗致炟很害怕同仁们发现他的秘密,他毕竟是炼钢分厂厂长,厂长就得有厂长的形象,怎么能与一个年轻姑娘拉拉扯扯、儿女情长的,尽管那段时间他与她还没有任何逾越雷池的举动。两个人都恪守着道德规则,栗致炟毕竟是已婚男子,陆雯毕竟是未婚处女,倘若两人突破道德防线,酿成的后果一定是很痛苦的。清醒着的人的举动是明智的,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做事不能抛开自己的身份。不过,陆雯并不像栗致炟那样怕同仁们发现她与他的接触。因为她心地坦荡,她觉得身正不怕影子斜。怕什么?她与栗致炟又没有做过见不得人的事。两个人只是有共同的志趣和言语,难道一个女人就不能有一个纯洁的男朋友吗?难道是男朋友就一定得结婚,或是一定就有肉体关系吗?她不信这个。当栗致炟当上德府市副市长时,他曾想与陆雯的关系该中断了,做一个市长与做一个厂长,概念是大不相同的。厂长与一个年轻姑娘相好,即使有些风言风语,也无大碍,这是他当上市长,以市长的位置去判断这种男女之事时方有的看法。可是,一个市长,如果长期与一个姑娘频繁接触,风言风语就会不期而至,到时候会把自己的名声搞坏的。他不像陆雯想的那样单纯,所谓的身正不怕影子斜。他认为,身正也怕影子斜,他的阅历当然比陆雯丰富,见的人经的事当然比陆雯多,大千世界,无奇不有。他已发觉,自己对陆雯的情感愈来愈热烈,有了一种微妙的爱恋。最近,突然对她生发出一种占有欲,若不是自己强硬地克制住情感的冲动,他们早就突破那道楚河汉界了。可以说,眼下两人都已兵临城下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