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鹿鼎记 韦小宝后传》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续鹿鼎记 韦小宝后传- 第12节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危阒挥写蠼型督档姆荻耍狻吧裥邪俦洹庇肴硕缘形幢赜卸啻蟮挠贸。美刺优鼙C故谴蟠笥杏茫僬呶ば”ζ淙擞突岣。馓孜涔σ菜愣粤怂穆纷樱且晕ば”φ娴南铝巳止Ψ蛉パА

得意之余,韦小宝道:“你的武功不怎么高明,眼光倒是有的,知道我的武功路数。你既是知道我的师门,就该知道我师祖了罢?知道我师祖,就该知道我师父了罢?知道我师父.就该知道我师兄师弟了罢?知道我师兄师弟,就该知道我师侄儿、师侄女、知道我十七二十八代师孙子了罢?”

他满口胡说八道,是想吓得对手知难而退,哪知老婆于淡淡道:“是么?铁剑门好生兴旺哪。”韦小宝道:“你知道了就好……”

一语未毕,只见老婆子身形一晃,人已到了韦小宝的面前。韦小宝没想到她说动手就动手,没有一丝征兆。吃惊之余,身子一闪,虽说躲过了老婆子的一击,肩头已被她抓下了一块衣衫。

韦小宝手忙脚乱,道:”喂,你这么一大把子年纪,莫非都长在狗身上了么?还懂不懂江湖规矩,说动手就动手,也不打个招砰?”情急之下,施展神行百变,身形晃动,又在十余丈之外了。

老婆子笑道:“好,咱们便按江湖规矩行事啦。小心了。”

韦小宝道:“你来……”

话音未落,也不见老婆子的身法如何,却见眼前陡然出现了一个身影——老婆子已是面对面地站在了他的跟前。韦小宝骇得动也不动,叫道:“你不是人,你是鬼!”老婆子道:

“不错,你遇到鬼啦,投降罢。”韦小宝叫道:“不算不算,咱们重新来过。”说着.身子又是飘了出去。老婆子依然站立原地,可是韦小宝人在十余丈开外,刚一停下却发觉老婆子又是站立在自己的面前了。

韦小宝自从习练了神行百变,便是武功再强的高手,也不能说抓住就抓住。可是在这鬼魅般的老婆子面前,竟屡战屡败,毫无还手之地。如此三次以后,韦小宝往地下一坐,垂头丧气,道:“我师父教我神行百变的时候,很是胡吹了一番大气,说这武功如何如何了得,如今连一个婆婆也打不过,我看也稀松平常!下一回见到我师父,将这个甚么神行百败的狗屁武功还给了她罢。”

老婆子“扑哧”一笑,道:“也没见武林中有你这等惫赖的人,自已不好好习武,将一门上乘武功,糟践成市井流氓打架斗殴的下流招数,倒将不是派在师父身上,你羞也不羞啊?”

韦小宝忽然道:“你等等,你等等。你再笑一个我看看。”

老婆子又是一笑,脸士的皱纹如官道上的车辙,又深又密,眼里混混沌沌,没一丝光采。韦小宝失望地摇摇头,道:“不是这样,你刚才笑的时候,美得紧呢。”

老婆于道:“你这人别的功夫稀松,拍马屁的功夫倒真真是天下第一。我那么一大把子年纪,能笑出甚么好看的样儿来了?”

韦小宝头摇得如拨浪鼓一般,连声道:“不对,不对,我韦小宝看女人的功夫,才真正是天下第一,从来没有走过眼,除非今日撞见鬼了!我明明看见一个美妙始娘冲着我那么一笑,老子的三魂走了七魄,哪里象眼下这个婆婆?”

老婆子道,“好了,我也没空听你胡说八道,咱们走罢。”韦小宝道:“对对,咱们走罢。”身子一晃,又在十数丈歼外了。老婆子笑道:“小滑头,还没比够么?”随即施展绝顶轻功,追了上去。堪堪到了韦小宝的身后,一把朝他肩头抓去。可是一把抓了个空。

韦小宝身子一闪,竟然折回了原路,悠闲地站在了方才两人说话的地方,笑道:“来呀,快来呀!”老婆子点头赞许道:“晤,你倒是个聪明人。”

“神行百变”靠的是步法灵巧,东拐西斜,宛若灵蛇,是以一般武术高手,没有习练过这门心法,跟在后面追击,轻功再强,也是追赶不上。为甚么总逃不出老婆子的掌心?韦小宝心思来得极快,就在与老婆子胡说八道之时,已然揣摩出了内中道理:老婆于并没有跟在他后面亦步亦趋地追地,而是在他跑出十余丈之后,并不拐弯,笔直地追击,韦小宝从未修习过内功,因而他的神行百变只是皮毛,在老婆子这等轻功高手面前,自然只有束手待擒的份儿了。得了其中关窍,他这次在老婆子就要抓到他的时候,猛地转身折了回来,对手奔跑得极快,瞬间哪里来得及转身?

韦小宝站定,极为得意道:“来,咱们娘儿俩再追他八十回合。”

老婆子展颜一笑,却不追他,道:“前面三里处有个罗家镇,镇子里有家平安客栈,我在客栈里等你。”说完,连看也不看韦小宝,转身顾自走了。韦小宝在她身后道:“你老人家走好啊,腿脚不便,当心疯狗咬啊,在平安客栈好生等着,咱娘儿俩不见不散啊!”心里头,却将她骂了个够:“辣块妈妈不开花,你以为你是甚么人了?观音菩萨转世么?神仙姐姐下凡么?教老子去老子就去?”

老婆子轻功确实妙极,说话间已不见了综影。韦小宝却向相反的方向走去。曹寅送的四匹好马,让老婆子一顿搅合,不知跑到哪里去了。他怀里有的是银票,找个集镇再买一匹、或者干脆租了船走水路,避开来路不正的老婆子罢。

他轻松她哼着小调儿,走了约摸一里多远,忽然觉得右肩头有些痒痒,便伸手去搔,一模,衣衫却教老婆子撕扯破了,露出了皮肉。

韦小宝骂道:“他奶奶的,狗爪子倒是硬得紧啊。”

触摸之下,发觉肩头上暴起了栗子大小的一个疙瘩。

韦小宝吃惊道:“这是甚么玩意儿?”江南水乡,素多沟渠,韦小宝斜着身子在水里一照,顿时三魂走了七魄:那疙瘩乌黑.显见是中了剧毒。

书小宝恨得咬牙切齿:“这恶婆娘,爪子有毒!”

想到“有毒”二字,那疙瘩更是痒不可奈。韦小宝武功不强,然而毕竟混迹江湖多年,知道负伤之后,伤口越疼越不可怕.最怕的是又痒又麻。麻痒就是中毒的征兆。并且麻痒得越是厉害,毒性越大。

韦小宝也不顾春寒料峭,忙蘸了渠水拼命地洗.可越洗越痒,越洗那疙瘩越发乌。他一屁股坐倒在地,道:“乖乖隆的冬,大事不好,韦爵爷今日要归位!”忽然又想起老婆子叫他去前面罗家镇平安客栈的话,心里露出一线生视,忖道:“恶婆娘叫我去,看来是给我解药的。”又想:“给解药?恶婆娘不知怎么炮制老子呢。老子与她索不相识,无冤无仇,她都下了这等歹毒的药物,解药就那么容易给了?”

正犹豫间,耳边忽然响起了老婆子细如蚊蚋的声音,道:“姓韦的,你来不来?我在客栈里泡好了香茶,还有一味用九九八十一种名贵补药配制的大补丸,你不想尝尝么?”

韦小宝四顾无人,吓得猛地跳了起来,道:“恶婆娘,你在哪里说话?你,你到底是人是鬼?”猛然想起师父讲解天下武功时,好象说过有一门“传音入密”的上乘内功,可以数里甚至十数里之外,将声音送到受话人的耳朵里。难道这个叫花子般的老婆子,竟然会这等高深的内功心法?

那声音又传进了他的耳膜,道:“我这个大补丸,可是有时辰的,过了一柱香的工夫,就失去了效用啦。”韦小宝是属灯笼的,心里透亮,知道老婆子在告诉自己:“过来一柱香的工夫,解药就没有用了,自己的毒也就无法可解韦小宝骂道:“他奶奶的,韦小宝一生一世专听女人的话,女人的话就是他奶奶的圣旨。恶婆娘,你不要走,老子去还不行么?”

一柱香的工夫跑三里地,倒也不是件简单的事,可性命交关,韦小宝哪敢怠慢?十足十实的施展神行百变的神功,不到一柱香的工夫,韦小宝已然到了罗家镇,进了平安客栈。

掌柜的一见来了客人,急忙迎向前去,满面堆笑地问道:“客官,住店哪?小店……”

韦小宝一脚踢了他个仰八叉,道:“滚你娘的咸鸭蛋罢!”

一眼看到老婆子的丧门鞭子就挂在一间客房的门首,韦小宝身子一扭,已然推门进去了。掌柜的只觉得眼前一花,韦小宝已不见了踪影。掌柜的揉揉眼睛,道:“人呢?大白天见鬼了?”

韦小宝推门进去,只见老婆子坐在八仙桌旁,正悠闲地喝茶,韦小宝一腚坐在地上,“呼呼”地大喘粗气,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老婆子慢腾腾地呷了一口茶,道:“韦相公真是信人哪。”

韦小宝心里急得冒火,嘴里却说道:“咱娘儿俩不是说好了不见不散的么?咱们江湖中人,讲究的是说话算话,一诺值一千两金子,人无信站不起来啊。”

老婆于一怔,忖道:“甚么一千两金子,站不起来?乱七八糟!……噢,这小于不学无术,却又喜欢甩文,大约说的是一诺千金、人无信不立。”便学着韦小宝的腔调,笑道:

“不错,一诺值一千两金子,人无信站不起来。”韦小宝道:“那我的解药……”

老婆子手指一弹,韦小宝便觉得自己的嘴里多了个甚么东西,忙问:“甚么…。.”那东西却一下子滑进了他的肚子里去了。

韦小宝噎了一下,道:“你给我吃的甚么东西?”

老婆子道:“八十一种补药配制的大补丸啊,怎么,不好吃么?”

韦小宝道:“好吃,好吃,好吃之极。”老婆子道:“药吃了,你怎么还不走?”韦小宝心道:“老子这条命,八成还在你这恶婆娘手心里攥着哪。走?乖乖隆的冬,老子活得不耐烦了,赶着去阎王老子那里报到去么?”

韦小宝站起身来,喊道:“掌柜的,你进来。”

掌柜的到了门口,看到韦小宝,便不敢进来了,战战兢兢地间道:“客官,甚么吩咐啊?”韦小宝从怀里模出一块足有十两的银子,一下子扔给了掌柜的,道:“有甚么好酒、好菜、好茶、好点心;统统给我搬来,银子就不用找了。”

掌枢的发了一笔飞来横财,喜欢得脸上笑出了花,连声答应,飞跑着去了。

老婆子道:“出手就是十两银子,你倒是大方得紧哪。”

韦小宝心里恨极了老婆子,却是满面堆笑。道:“银子算甚么?你老人家要么?”说着,从杯里掏出一大把银票,道:“老婆婆,你老人家要银子用么?十万二十万,晚辈都有的。”

老婆子淡淡道:“我穷人命薄,哪里有福气消受?你放起来,慢慢花罢。”

韦小宝心里说:“这恶婆婆看来不是绑肉票的强盗头子。辣块妈妈,老子这条老命,看来银子是买不回来了。”

他为人乖巧,奉承话随口就来,道:“是啊是啊,你老人家是齿……牙齿与德行都很尊贵的老婆婆,哪里会没了银子用?”

老婆于禁不住笑了,道:“甚么牙齿与德行都尊贵?是齿德俱尊罢?告诉你罢,我齿不长,德也不尊,你上当啦。”

韦小宝忙道:“你老人家自己客气,也是有的。不是我自吹,江湖上的顶尖高手我都见过,你老人家齿再不长,德再不尊,还有哪个敢说自己牙齿与德行都尊贵!”

老婆子留意道:“噢。你都认识江湖上的哪些人哪?”

韦小宝道:“认识的人数也数不清,不过交情有深有浅,有好有坏,也有见面就打架的仇人。”他不知道老婆子到底是甚么路数,怕将话说过头了,是以预先便打了招呼,留—下退路。同时眼睛盯着老婆子,看她有甚么反应,以便摸到她的路数。

老婆子品着茶,漫不经心地望着他,脸上甚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